首  页 | 欢乐农家 | 休闲农园 | 节庆活动 | 乡土特产 | 旅游景点 | 休闲健身 | 宾馆饭店 | 民俗荟萃 | 旅游百科 | 他山之石 | 乡村讲坛 | 协会建设
  今天是
 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>>民俗汇萃>>民俗杂谈
站内搜索  
  区县: 类型:     
 
     
 
 
 
说桃话桃
   夏风习习,桃香飘逸,大自然献给人们的这一"瑶池珍品"--桃应时而市,着色鲜艳、芳香四溢、丰腴甘甜。时下,正是品尝的好时节。

  桃,蔷薇科落叶小乔木,故乡在中国。《诗经》中说:"园中桃,其实之淆",证实桃在我国已有三千年以上的栽培史。今南北均有栽培,以华北、华东、西北各地最普遍。全世界共有品种3000余个,我国约有800个,并形成供观赏的花桃和供食用的果桃两类。

  果桃,在我国一年四季皆可尝鲜,江西"四月桃"、北京有"五月鲜"、浙江有"六月团"、东北有"七月红"、南京有"八月寿"、山西有"九月菊",河北满城有于立冬至小雪成熟的"雪桃"。

  经历代栽培和选育,我国桃子名品辈出,如:山东肥城的佛桃软甜多浆,味美香溢;河北深州蜜桃桃汁多味甜,鲜美诱人;上海龙华水蜜桃皮薄肉细,浓甜含芳;四川西昌的黄杏桃果实肥大,滋味鲜美;江苏太仓的蟠桃浆甜如蜜,柔软多汁;浙江省奉化水蜜桃的品种有40余种,其中以玉露桃最为著名。此桃果大如"拳头",皮薄以"蝉翼",色泽清白,核紫肉厚,汁丰欲滴,甘美清香;江苏太湖水蜜桃,顶平皮薄,肉嫩汁多,入口即化,甜蜜鲜美。太湖水蜜桃分红花、白花两类,顶处有一红圈的"笔管红"属红花一类,食用后留下一层薄如透纸的桃皮,令人赞不绝口。

  1.挂桃符消灾避难

  北宋王安石在《元日》中有“千门万户瞳瞳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”诗句,于是“新桃换旧符”成了辞旧迎新、年代更替的同语。桃为我国较早的野生可食植物果实,它味美色艳极得人们喜爱与尊崇,逐渐在人们心目中成了灵物,成了长寿、多子多福的象征。我国至少在两千前就有挂贴门神的习俗,桃木可消灾避邪的习俗一直流传至今,现在可常见出门的妇女怀里抱着孩子,孩子腰里插着桃枝,以保佑母子平安。

  2.长命百岁的祝愿

  西王母是中国西方昆仑山居住的仙女,她的生日正是桃红柳绿时节,农历三月三。“王母娘娘的蟠桃园有三千六百株桃树。中间一千二百株,六千年一熟,人吃了霞举飞升,长生不老。因此,桃成了长生不老,长命百岁的象征,给老人祝寿时送去又红又甜的桃是最佳礼品。

  3.美丽的象征

  或许是“桃”本身的意义与女性有关,或许是因为桃花、桃果与女性共同的美丽,与“桃”有关的词汇大都与女性有关。“人面桃花”是对女性美貌的最高赞赏,如人面桃、绯桃、胭脂桃、鸳鸯垂枝、合欢二色、二乔媲美。不仅中国如此,国外亦如此:Snowquee(雪皇后)、Gold quee (金皇后),可见桃与女性的美丽是世人共识的。

  4.向往的理想王国

  “忽逢桃花林,夹岸数百步,中无杂草,芳香鲜美,落英缤纷”。以桃命名的地名数不胜数,都是对家乡寄予美好的祝愿。在竞争激烈的当今社会,人们倍感思想压力极大,对陶渊明描绘的世外桃源更是向往。

  5.桃的审美

  桃花盛开于阳春三月,鲜艳灿烂的桃花是繁荣、幸福、美满、和谐、喜庆、热烈的象征。她带给人们以无限美好的遐想。桃花烂漫,柳枝飘飘,春风拂面,桃红柳绿。和谐之中更显出桃花的娇艳与妩媚。绿柳与桃红的搭配已成为中国园林春季的独特景观。中国古代有句成语,叫“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”。意思就是原来没有路,因为有个美好的事物,不管它在哪儿,我们都要去看它,于是就走出一条路来。

  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”《诗经》里开放的桃花就很美。“华”就是花,热烈而灿烂地绽放着,它的特征是明亮的,一点也不暗淡,这是一种非常直爽和泼辣的美。正因为桃花是美丽的,所以经常形容女子的漂亮,如杏眼桃腮、柳天桃艳等。把自然界美好的事物加到一个女子身上,来形容她的美,是中国文人的首创.谈到桃花,最令人难忘的,就是晋代大诗人陶渊明。陶渊明的《桃花源记》以两岸桃花作为媒介,寄托了诗人对美好社会的憧憬。其一派春光明媚的桃红柳绿具有一种大众化的审美属性,美的雅俗共赏。更多的桃花诗是以物喻人、以物喻事。崔护在《题都城南庄》写道: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,人面不知何去,桃花仍旧笑春风。词句很浅显,但意思是很深刻的,诗人把他的一种爱情,一种失落的感情,深藏于字里行间。宋朝大诗人杨万里有诗曰:“两岸桃花总无力,斜红相倚卧春风”。实际上把桃花比作了娇弱的美人,你靠着我,我倚着你,卧在温暖的春风里面,这个意境也是非常的美妙。由此我们又想到了陆放翁有名的《钗头凤》,这个词的开头就把几种鲜艳的颜色铺陈开来,十分打眼:“红酥手、黄藤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”。红酥手是红的,黄藤酒是黄的,指的是绍兴酒,黄缎子一样的酒,“满城春色宫墙柳”则是绿的柳树,但是,“东风恶,欢情薄”,东风不讲道理,对着美好事物刮起来,“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,错,错,错”。下半厥则着重写出桃花与个人情怀的一种共鸣,“春如旧(“旧”读“zhou”),人空瘦,泪痕红,鲛绡透。桃花落,闲池阁,(“阁”、“落”是仄声,南方音则是一种带着抽泣的声音)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”。山盟还在,记得清清楚楚,但是桃花已落,这个信息没法再传递出去了,最后只有痛苦地摇头叹息:“莫、莫、莫”了。这首词催人泪下,它的凄婉之美,通过寂寞飘落的桃花得到了充分的展现.中国人从吃桃,种桃到爱桃、敬桃,把桃花视为吉祥物。一句话,以桃为美。然而,在大多数中国人赞美桃花的时候,也有一些人,在特殊的历史背景下和个人遭际面前贬低桃花。大诗人李白和杜甫都写过谪贬桃花的诗句。明代有位名叫丰坊的诗人写过一首“桃花歌”,其中有“东风一夜吹桃萼,桃花吹开又吹落。开时不记春有情,落时偏道东风恶。东风吹树无休日,自是桃花太轻薄”的句子。这哪里是在歌颂桃花,简直是把桃花说得不钱不值了。也许是由于贬低桃花这种观念的缘故,自古以来桃花不入画,很多画家都画梅花,却很少有人画桃花。明朝大画家,也是大诗人的文征明,则对桃花另有别论,他写道:“莫作寻常轻薄看,杨家姊妹是前身”(《钱氏西斋粉红桃花》)。意思是说,你不要把桃花当作一般的轻薄看,为什么呢?只因杨家姐妹是她的前身。杨家是从桃花投胎来的,杨家“天生丽质难自弃”(白居易《长恨歌》),有着促使“从此君王不早朝”的美丽,那么,桃花的轻薄,自然也就不是一般平凡的轻薄了。文征明的这两句诗,对那些嘲笑桃花轻薄的人,是一个很有趣味的回答。轻薄也是有档次、有级别的。当然,对桃花褒也好,贬也好,都不过是人们借物言志,表达自己的一种思想情感而已,并不有损于桃花的美丽。桃花是美丽的。这一点,恐怕没有人会否认。她自可不对人的心情、人的际遇负责,而只管自己在每一个春天里盛开着、美丽着,这就足够。

   
   
   



发表评论】 【字体显示: 】 【打印】 【关闭窗口

 
 
 
 
 
协会建设在线诚聘联系我们推广服务客服中心免责声明
       
 
版权所有 北京乡村旅游网 (政务版)
北京市农村工作委员会、 北京市农村经济研究中心主办
北京观光休闲农业行业协会承办
电子信箱:lvyou@bjnw.gov.cn
北京市城乡经济信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